江云逋

我若是游子,你便是人间。

【提气】伸出双臂时请不要怪我笨拙[十四]

大家光棍节快乐x
继续踩点更新。感谢老师 @芳华水恋 对我的大力指导!另外,因为水哥多次下场催更,我不知不觉立下了flag说要跟上她更新《裂帛》的节奏……
感谢陪我理逻辑的 @狼宝  @响晞
   
*恋爱ooc预警!
  
十四、
   
  天还没亮,四周一片黑沉,寒风不断刮过,似乎能把人吹透。

  今年冬天格外地冷,厚重的羽绒服根本挡不住刺骨的寒意,呼啸而来的冷风带走了身上仅有的那点热气,全身的血液都随之冷了下来。黄磊紧了紧大衣,又抬头看了一眼,四楼的窗户里似乎透出一缕极微弱的光,又很快消失不见了。

  何昊下了楼,正看到路对面站着的黄磊。两人隔得不远,黄磊几乎同时注意到了他,冲他挥挥手。

  天气太冷,两人都无心久站,寒暄几句就上了车。车里比外头暖和得多,把车门关好,一点风也吹不进来。

  黄磊把放在副驾驶上的袋子提了递给何昊:“哥没吃早饭吧?我买了杨记的烧饼和豆浆。他家的麻酱烧饼做得特别好,炅炅也爱吃。”

  听到后半句话,何昊不由低头细看手里的袋子。麻酱烧饼、煮鸡蛋、豆浆,似乎……不太像何炅的口味?

  黄磊发动了车子,头也不回地道:“他不爱吃白煮蛋,嫌腥味儿重,不过补充营养,所以早上也习惯吃一个。是从西三环中路走吧?”

  让他这么一打岔,何昊就没能深想下去,“对,在石景山区。”

  两人出门都比较早,等出了北外的校门,正好听见广播里报时,早上六点整。何昊刚把早饭吃完,路上车也不算太多,黄磊就重新把话题拾起来:“我俩的事,其实哥不必这么担心的,该担心的是我才对。”

  后视镜里,能看到黄磊笑了一下,“没猜错的话,炅炅跟你说的应该是我们正在交往?”

  何昊的眼睛微微睁大了点,他停顿几秒,谨慎地回答:“他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。”

  “那是他没有足够的底气,其实炅炅没想过让家里知道这件事,因为他压根就没觉得能跟我长久。”

  黄磊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地敲击了两下,又很快停住,重新握上方向盘。“他对感情向来是悲观的态度,认为爱情都是短暂的,而孤独已经注定。所以他不愿意迈出那一步,也从没有期待过会有未来。以前我怕会害了他,以为只要不捅破那层窗户纸就可以天下太平,他能过上正常的生活,幸福地过完一辈子。”

  “我们没能走到一起,只是作为知己来往。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的名声确实没有受到太多连累,也获得了很高的成就,但他生命里有一些东西是工作和朋友弥补不了的,这是我的错。”

  有什么在脑海里一晃而过,黄磊突然想起二十年后的何炅,穿着精心剪裁的西服,脸上的笑容和神态都毫无瑕疵,台本被他卷起来握在手里,亮得刺眼的灯光落在他身上,西装光滑的面料在灯下反射出星星一样冰冷坚硬的光芒。

  好似近在咫尺,却又遥不可及。

  黄磊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,某种激烈的情绪如同困兽,蛮横地四处冲撞,却怎么也找不到宣泄的出口。心壁仿佛被蛮力撞开了一道口子,汩汩地流出热烫的血。在这样剧烈的冲击之下,心脏很快不堪重负,用力地跳动着,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开来,炸成一堆血肉。

  他下意识按住疼痛的心口,调动起全身力气,勉强控制着自己吐出剩下的话:“幸好上天让我们有机会能从头来过,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弃,我们已经蹉跎太多时光了……这样的错误我绝不会犯第二回,我不会再放手了!”

  何昊一时沉默了。黄磊的话,算是把他所有的后招都堵住了,让他根本无从下手。

  黄磊狠狠咬了一下舌尖,吐出压在胸膛中的那口浊气,重新理顺思路,“我知道,炅炅相信我的感情。但他不相信他自己。在他心里,我们的未来一直都是一个问号。”

  “……所以,要害怕要担心的人,应该是我。一旦他决意要推开我,我根本无法改变他的决定。”

  交握在一起的双手被何昊用力捏紧了,他低垂着眼,视线落在自己因过分用力而泛白的十指上。虽然黄磊说得好听,但他不是没长眼睛,自然能看清他们中间汹涌的暗潮。这两人的高度默契更让他心惊不已。在没有提前通过气的情况下,他们完全能摸透对方的想法,这太不妙了。哪怕黄磊如何水泼不进,他都要试一试。

  何昊咬咬牙,试探地道:“既然你、你们……只是交往,还没有告诉家里的打算,也许只是一时冲动……才走到了一起。”

  “未来,你们有打算过吗?”

  黄磊斟酌了一下,“在这件事上,炅炅一直很理智。他拒绝过我很多次,正是因为他对未来的悲观。但既然他最终接受了我,那么无论将来面对什么样的局面,只要不会伤害到他,我都接受。秘密交往也好,公开也罢,我都没有意见,我尊重他的选择。”

  “因为工作原因,我们确实更容易受到大众的关注。但如果压力只是来自娱乐圈,我相信无论炅炅还是我,都有足够的能力和经验来处理这方面的困难。”

  何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猛地抬起头,脱口而出:“这不是小事!一旦被捅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,怎么可能轻易了结!”

  黄磊通过后视镜看了何昊一眼,把语调放得更加柔和:“哥,炅炅不是小孩子了。他很聪明,能力也很出众,这毋庸置疑。他能有如今的成绩,实打实靠的是他自己。人前人后该如何处理我们的关系,他心里门清。在外面他不会留下把柄的。你不也是有伯父伯母提醒,又赶巧进了家里才发觉不对劲的吗?这些隐秘,寻常人怎么有机会摸得到?”

  “你、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  “那天是我考虑不周,没想到炅炅不是自己一个人出来,正好让伯父伯母撞见了,伯母难免对我有些警惕。这些事长辈不方便开口,你们哥俩关系好,当然让你来。我也知道哥的工作性质,平常都没什么假期,这时候来看炅炅,肯定有原因。”

  怕何昊多想,黄磊又添上一句:“我家里什么情况,其实炅炅都清楚。他和我大姐就是朋友,关系特别好,我爸妈虽然还没见过炅炅,但对他也很欣赏。”

  何昊完全没想到他们已经亲近到了这个地步,昨天他尚可怀有侥幸,期望能找机会说服他们分开,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,何炅是认真的。

  说话间,目的地到了,黄磊慢慢降低速度,把车停在路边。

  何昊看向窗外,叹息了一声:“你们的事,我暂时不会告诉爸妈。不管怎么说,我希望你们能以大局为重,不要毁了自己的未来,你们的路还很长。”

  黄磊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松动,保证道:“我绝对不会做出对他有害的事。”

  何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拉开车门走了。

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 最近没看见大家针对剧情说什么了,如果有问题请一定和我交流啊_(:з」∠)_确实是bug的话我会尽量改,涉及剧情会解释清楚

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我就要见证万人欢呼的场面了。他许诺的诺言实现了。就在几个小时前,我窥见了那一点点被藏在他心里很久的光。

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

你是我的天下第一

【提气】伸出双臂时请不要怪我笨拙[十三]

河图生日快乐!!!这是我今天加更的理由!!新歌超级好听啊!!
说好今天更新的,交稿啦 @芳华水恋
感谢 @狼宝
*恋爱ooc预警
 
  
十三、
何炅都懒得和他扯,正好余光看到何昊从洗手间出来,干脆地转过脸,朝着何昊道:“哥,我去一趟卫生间。”

黄磊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何昊有点摸不着头脑地答应了一声,走过来把何炅扶下床,举着吊瓶一路把他送过去。

折腾了一回,总算能好好躺下了,何炅窝在被子里,打了个哈欠。黄磊给他拉了拉被子,说:“睡吧。”

何炅摇了摇头,“我不困。”

“还有一瓶呢,睡会儿,没事。”

何炅盯着他看了一阵,才轻轻嗯了一声。

枕上消毒水的味道虽然挺重,但躺着太舒服,房里又安静,没一会儿就眼皮发沉了。

见何炅睡熟了,何昊才僵硬着脸道:“我们出去谈谈。”

黄磊很自然地接过话:“好啊。哥是明天早上回去吧?太早了找车也不方便,不如我开车送哥回去?”

何昊愣了一下,黄磊这话说得漂亮。给了自己足够的面子,又照顾了何炅的心情,看来他是把弟弟放在心上的。这让何昊安心不少,答应了他的提议。

黄磊等了一会儿,见他没有继续开口的打算,这才低下头,握住何炅正输液的手,将手指圈进掌心里焐暖,一边轻轻揉着他的小臂,好让血液流通。

何昊有点恍然,看这样子,应该是黄磊不放心让何炅独自待在病房里,所以才把谈话推到明天?他暗自点了点头,黄磊的面相看着轻浮,又是个明星,本以为不是个好的,现在看来,倒不像是那类虚情假意的人。

不对,他再好又如何?到底是个男人!何炅跟他在一起,要面对多少恶意和坎坷?不行,绝对不行!

何昊动摇片刻,很快坚定了立场。可看着睡着了的何炅,他又为难起来。自家弟弟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,看似柔和,其实刚硬得很,但凡他下了决定,别人根本动摇不得。

要是爸妈开口,倒还能劝一劝。但爸妈打电话过来让自己出面,应该是不会插手。这可怎么办?

何昊左右为难,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,那边黄磊的内心也不太平静。两人各怀心事,都不开口,气氛一时有些诡异。

黄磊很快察觉到气氛不对劲,捡了个话题和何昊聊起来:“我听炅炅提过,他小时候身体不怎么好,经常生病?”

何昊回过神,点点头:“他身体底子不好,又不爱出门,三天两头老感冒发烧,但也没什么好办法。”

“现在倒好得多了,养好了,不怎么生病。上一次病了还是去年在威海拍节目,吃不惯那边的海鲜,急性肠胃炎。这冷不丁地病了,我还真有点紧张。”

其实几个月前何炅才病过一场,但他给家里打电话向来是报喜不报忧,那场病想来没跟家里提过。倒是去威海录节目生了病的事,何炅既然写进了自传,那就肯定没瞒着家里。黄磊权衡再三,还是选了个最保险的。

一旦话题打开,事情也就容易得多了。两个人小声聊着,还挺投机。以前黄磊没少到何炅家吃饭,也和何昊接触过好几次,轻易便摸准了何昊的脉。何昊到底还年轻,经验不足,让黄老狐狸三绕两绕,不知不觉就上了当,说了不少何炅小时候的事。

眼看着针水输得差不多,黄磊心满意足地收了话,请护士来给何炅拔针。

拔完针,何炅也醒了。此时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,医院里静得很,他们一路走出去,倒也没什么人上来围堵,顺利地回了北外。

黄磊把车停在宿舍楼下,拉着何炅叮嘱了一句:“你病着呢,明天多睡会儿,早操就别去了。”

何炅眼里就含了些笑意,“不去不去,我一定听黄老师的话,好好休息。”

黄磊本想再调侃他一句,但何昊还在旁边,也就没再说什么,只是冲他笑了笑,转头问何昊:“哥,你明天什么时候走?我过来接你。”

何昊算了算时间,回答:“六点吧,你赶得及上班吗?”

“我九点上班,赶得上。我明早六点就在楼下等你?”

“行,那就麻烦你跑一趟了。”

何炅瞥了黄磊一眼,眉梢挑了挑。

黄磊舔了下嘴唇,道:“快回去吧,挺晚了。”

何炅站着没动,问:“你洗漱方便吗?”

这话问得委实曲折,何昊没反应过来,黄磊就飞快接上了,“有煤炉呢,我自己烧点水,不去开水房也行。”

何炅似乎还想说点什么,停顿了几秒,到底没说出口,只和他道了别。

黄磊靠在车门上,目送着两人上楼,等到何炅房里亮了灯,才拉开车门上了车。

暖水瓶还是满的,不用再点炉子烧水。何炅找出一支还没拆封的牙刷给何昊,让他先去洗漱。何昊站在盆架前刷着牙,余光瞥见放在旁边的两个口缸,灵光乍然一闪,后知后觉地摸到了点门道。

什么“你洗漱方便吗”,那小子的牙刷和毛巾都在这搁着呢,当然没法洗漱!他让黄磊的话一带,竟没想到这一茬,让他俩联手糊弄了过去。

何炅是怕让自己知道他俩住在一起,不敢直接问,又担心黄磊回去了没有毛巾牙刷用,才拐着弯地说了这么一句!

想通这一层,何昊直气得肝疼,还不如明说呢,非得遮着掩着,两人在交往他都知道了,这么点事难道还扛不住?这都算什么事儿?

何炅听着刷牙的声音停了,有些奇怪,转头一看,何昊半扭着身,正对着两个口缸咬牙切齿。

他轻轻叹了口气,走过去说道:“这几天工作忙,吃饭不规律,黄磊觉得对胃不好,想着过来给我做点菜,盯着我吃饭。才住了两天,正赶上你过来了,本来也没想瞒着,你是我哥,有什么不能说的?就是怕你多想。”

何昊把嘴里的泡沫吐掉,哼了一声: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啊?怎么还和他一起哄我?”

何炅赶紧讨好地笑:“有些话不方便当着外人的面说嘛。”

何昊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。

古来一字,寂寞谁似,问君知否❤
图楼组合初心啊!!!爆哭!!直到现在手还在发抖!!!

十分钟前还在想兔兔怎么还不发微博还不发新歌……现在哭成狗

宝贝儿我爱你一辈子啊!!!剩下的路我陪你走!!!!生日快乐!!!百岁无忧事事顺遂❤

【提气】伸出双臂时请不要怪我笨拙[十二]

河图发新歌了,开心!说加更就加更,绝不食言!(虽然晚了一小时……
下一更在周三。普天同庆x
  
 
十二、
病房里很安静,静得能听见针水从输液管里滴下来的声音。何昊抬头看了一眼吊瓶,用指关节抵住太阳穴,用力转了两圈,才觉得抽痛感缓解了一点。

他的嘴唇嚅动了一下,叹了口气,道:“你现在身体不好,这几天多休息,按时吃饭,把自己照顾好才是最重要的,别老想这想那的,耗神。”

见何炅乖乖点头答应了,何昊心气才平了一点,斟酌着说道:“你从小就懂事,和什么人交朋友,那是你的事,我不干涉,也相信你。”

这话音听着就不对劲,何炅心里咯噔一下,知道坏事了。果然,何昊接着道:“你这个朋友人不错,知道你生病还过来照顾你,忙前忙后的,又细心,把事都办得挺好。刚才我也没来得及问一声,还不知道他叫什么?”

“黄磊,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,你有印象吗?前几个月还来过快本。”

怎么不知道!何昊冷冷地回答:“有点印象。前两天到家来给你送东西的那个黄磊吧?爸妈跟我说过。”

冰凉的针水输进血管,让整只手臂都跟着冷了起来,何炅把手往被子里缩了缩,很快冷静下来,“我和他各方面都很合得来,对彼此的了解也很透彻,相处的时候很舒服,一直都是非常好的朋友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直视着何昊的眼睛,续道:“现在,我们确实是在交往。”

何昊猛地站起来,木椅被他推出去老远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虽然他尽力压着声音,嗓门却还是比刚才高了一截:“你怎么也跟着沾上了演艺圈里那些不三不四的习气?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有什么不好,你非要找个男人!这种人能有什么真心?你别犯傻!”

前两天爸妈打电话过来,提了提黄磊的事,反复叮嘱他抽空去看看弟弟。当时何昊还觉得爸妈小题大做,想得太多。

等真的见到黄磊,何昊才明白爸妈的警惕是有道理的。对于习惯照顾别人的何炅来说,他的存在实在是太特殊了。他对何炅的影响力太大,更重要的是,那张脸一看就不会是个安分的人!

出门前给何炅收拾东西的时候何昊就注意到盆架旁挂着两条毛巾,旁边搁着两个尺寸不一样的口缸,里头各放一把牙刷。床上两个枕头一床被,黄磊还拿着何炅宿舍的钥匙,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两个人住在一起。一想到这些,他的眼前就一阵阵发黑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何昊甚至想过,要是今天没有来过就好了。那这糟心事,他也能装作不知道。

可是,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?难道他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这一辈子都毁在一个男人手里?

何炅往前挪了挪,拉住何昊的手:“哥,你说的这些,我都慎重地考虑过。完全理智地去处理这段感情,我和他已经尝试过一次了。忙这忙那,工作连轴转,获得大把的成就。大家都认为我们过得很好,我们也努力说服自己放下,其实对彼此都是一种折磨。我们并没有得到原本想要的结果。遗憾一直都存在。”

何炅一直留意着何昊的神情,他虽然紧紧皱着眉,但一直抿着唇,并没有开口打断自己的话。何炅喘了口气,放慢语速继续说道:“既然用理智处理行不通,那为什么不试着赌一把呢?这一次我们不想再错过了,也不想继续这么煎熬了。也许就能成功呢?我们真的能走到最后。”

何昊想劝,一时却又不知还从何劝起。憋了半晌,才干巴巴地说道:“那小子看着就不像安分的人……”

二十来岁的黄磊,确实有一副好相貌。

何炅绷紧脸上的肌肉,用力憋住笑容,“日久见人心,接触多了你自然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。”

何昊冷静了点,再回想起来,黄磊对自家弟弟的情况了如指掌,确实像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,也就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,冷哼一声,暗下决心盯牢了他,好好分辨分辨这人究竟是忠是奸。

见何昊的面色缓和了,何炅拉着他的手就势摇了摇,笑道:“你快坐吧,站着多累啊。”

这下何昊彻底没了脾气。他坐回去,把何炅的手塞回被里,给他拉了拉被子,问:“要不要喝水?”

何炅赶紧点点头。何昊就又起身给他倒水,一边絮叨:“渴了就说,别等我想起来了才知道要水,你病着呢,就该多喝水……”

何炅嗯嗯地答应着,把那一杯热水都灌了进去。

病房门响了一下,黄磊提着饭盒打开门进来了。到底是黄磊,时间把握得刚好。何炅笑着冲他眨了眨眼睛。黄磊也对他笑了一下,把东西放到柜上,支起小桌,把买来的粥放上去。

何炅低头看了看热腾腾的粥,又去盯着黄磊看。黄磊把勺仔细擦干净,才递到他手里。

“小心烫。我在下面食堂买的,味道估计不好,多少吃一点。”

何炅尝了一口,肯定:“好吃。”

“那是你饿了。这都快九点钟了。”黄磊看他吃得不勉强,才放下心,给何昊递了饭盒和筷子,自己也拿了一份吃。

何昊看他的表现还不错,脾气多少也顺了一点,态度总算是柔和下来。

填饱了肚子,趁何昊去洗手间的功夫,黄磊问:“都说开了?”

“说开了。不过哥对你不太满意。”何炅上下打量了一下黄磊,闷闷地笑起来。

黄磊给何炅捏完冰凉僵硬的手臂,又裹住他冷冰冰的手指轻轻揉搓,一看他的神情就猜了个七七八八,郁闷道:“长得帅和多情没有必然联系吧?”

何炅喷笑,“……没有。没有联系。”

黄磊有点苦恼地皱眉想了想:“那我换个发型?”

何炅赶紧阻止:“不用不用,现在这样就挺好。”

“那就不换了。”黄磊顺水推舟。“炅炅,你睡会儿吧?”

何炅看了眼吊瓶,也觉得睡一觉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刚躺下身,黄磊又拍了拍他,“炅炅?”

“怎么了?”

黄磊无辜地看着他笑:“你需要去洗手间吗?”似乎没看见何炅变化的脸色,他补充:“你喝了好几杯水,还喝了粥。”

过节!!!今天过节!!新歌!!幸福!!!
加更!!安排!!我开心!

【提气】灯半昏时
屏得莫名其妙……都写这么隐晦了,居然还这样,我也没办法了………
以后换ao3停车场。

【提气】伸出双臂时请不要怪我笨拙[十一]

难产的一章。抱歉这么晚才更新qaq
必须甩锅 @狼宝 !都是她给我安利cp,让我磕九辫磕得无法自拔……
感谢老师 @芳华水恋 提供的医学指导和逻辑完善。感谢 @狼宝  @响晞 的帮助,比心心!
之后可能会有个中场休息,先把为提气写的第一篇文《无疾而终》写完。
 
今天的风格外地大,停在教学楼下的几辆自行车都被吹得翻倒在地。寒风割得裸露在外的皮肤生疼,何炅打了个喷嚏,往上拉拉围巾,加快脚步走进教学楼。

早上第一节课是阿语,下课铃刚响,学生们就涌上来,七嘴八舌地请教问题。何炅也很习惯,一个个解答他们的问题,帮着纠正发音,耽搁了差不多半小时才回办公室。

吃早饭前,黄磊收到消息,似乎是班上的学生出了点事,急急忙忙赶回学校去处理。天还没亮透就发传呼把黄磊叫过去,何炅都能猜出事情有多棘手,根本没指望他下了班能过来。

中午果然没接到黄磊的电话,何炅和同事到食堂解决了午餐,回去美美地睡了一觉,还险些睡过了头。下午又有个学生来递假条,何炅细问过他的病情,叮嘱他好好休息,才批了假条把人放走。

没一会儿何炅开始头痛,太阳穴一胀一胀地抽疼。他自觉不算严重,从前带病工作又熬成了习惯,也没在意,依旧忙着手头的事。没想到情况越发不好,还没熬到下班,大脑已经昏昏沉沉,浑身难受,骨缝里都泛着股酸劲儿。何炅实在忍不下去了,只好拜托对桌的同事帮忙请了假,回去休息。

回到宿舍,何炅强撑着量了体温,眯着眼睛对着体温计细细的银线看了半晌,终于确定自己在发热。

38.5℃,需要吃药才行。

在柜子里翻了一阵,找出退烧药来,就着杯里半温不热的水吞了,何炅扑到床上,拿被子把自己裹起来,闭眼睡了过去。

叮铃铃、叮铃铃……

真烦。什么声音在吵?他翻了个身,把头埋进被子里。

桌上的电话坚持不懈地继续响着,叮铃铃、叮铃铃……

何炅猛地坐起来,伸手勾过听筒:“喂?”

“炅炅啊,你在家吗?队里发了箱苹果,特别甜,我给你送点儿过来。”

他闭着眼松开手,把听筒搁在耳边,迷迷糊糊地说:“哥你过来吧,我在宿舍呢,二号楼428,你直接进来就行,钥匙传达室那有。”

“行,我这就过来。”何昊的声音忽然变小了,似乎是拉远了距离,何炅懒得猜原因,胡乱答应两声,把话筒扔回去,抱紧了被子继续睡。

睡梦中,何炅似乎听见了电话的铃声,但眼皮沉得很,怎么都睁不开,身体也难以动弹。想到自己正在病中,他也就心安理得地继续在梦乡里浮沉,不再管时断时续响起的铃声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何炅耳边忽然出现了一道让人烦躁的声音,接着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,半搂进怀里。他烦不胜烦,睁开眼看到黄磊的侧脸,轻飘飘地瞪他一眼,又把眼闭上了。

黄磊叹了口气:“先别睡。你发烧了,有没有吃药?”

“吃了吃了,早吃了。”何炅缩了缩身体,觉得有点冷,想拉一拉被子,发觉手被黄磊紧紧地攥着,往外抽了两下没成功,只好用手指勾了一下黄磊的手背,紧皱着眉强调:“我要睡觉。”

黄磊凑近了一点,低头贴上何炅的额头,滚烫的温度让他皱了皱眉,在近得看不清眼睫的距离里低声哄道:“退烧药好像没用,你的体温还是很高,我们去医院看看好不好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那喝点水。我给你倒杯水,喝完再睡。”黄磊没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顺着转开话头,心里还在盘算着怎么把人带到医院去。

他松了手想把何炅放回床上,却感到有股力量把自己往回拉,仔细一看,袖子被何炅死死地拽住了。

黄磊无奈地重新环抱住他,“我不走远,给你倒杯水就回来。”

何炅没松手,也不说话,依旧闭着眼睛。

黄磊有点紧张: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我们去医院吧?打完针就不难受了。”

“难受,冷……”

黄磊忙拉起被子把他裹紧,又摸了摸他的额头,手指打着转儿给他揉太阳穴,一边仔细观察何炅的反应。

他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,小声哼哼两声,往下蹭了蹭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。黄磊松了口气,慢慢减轻揉按的力度。

门嘭地被关上了。黄磊猛地抬起头,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人,手里还捏着钥匙,死死地盯着他。

凭着熟悉的面部轮廓,黄磊很快认出了来人的身份,何炅的哥哥何昊。

黄磊镇定地冲他点点头,压低声音说:“炅炅病了,我过来照顾他。”

何昊被那声“炅炅”砸得头晕眼花,再看看他那张过分俊秀的脸,越看越觉得不顺眼,大步走过去,硬邦邦地说:“我来照顾他就行,就不劳烦你了。”

顶着何昊针一样的目光,黄磊迅速做出了判断,他松开手臂,小心地托着何炅躺好,从床边站起来。

何昊的语气松了一点,“今天麻烦你了,这里有我就行。”

黄磊走出几步,又有点不放心地转回来嘱咐:“炅炅已经吃过药了,不过一直没退烧,哥多留意一下他的体温。他应该还没吃饭,过会儿就把他叫起来吃点东西,炅炅胃不好,饮食得规律一点才行……”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,他猛地停住了。

话倒没什么不对,但实在显得太过亲昵了,亲昵得能嗅出不寻常的味道。何昊勉强压下不知从何而来的火气,“我知道了,会注意的。”

黄磊本想再看一眼何炅的情况,但顾及何昊在旁,尽力忍住了回头的冲动,和何昊道个别,头也不回地出了门。

何昊叹了口气,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好,试了试何炅的体温,拉开椅子坐下。

黄磊走在路上,让冷风一吹,开始后悔没有坚持留下。何炅的状态很不好,又是高热,不去医院恐怕不行。他越想越不放心,在原地来回转了好几圈,鞋底都磨得薄了一层,终于一跺脚,掉头往回走。

拿钥匙打开门,正对上何昊看过来的眼睛。黄磊拿捏好情绪,确信没有露出破绽,迎上他的目光:“哥,我想还是带炅炅去一趟医院,这病来得太猛了,让医生看看比较放心。”
 
这章会有我渴望的评论吗ヾ(●´∇`●)ノ

狠狠地亲一下这位小可爱!!评论使我非常快落!!!
么么啾!!

不知不觉就100粉了。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(〃∇〃)
应该大部分朋友都是因为提气关注我的,所以开一个提气的点梗,大家想看什么都行,评论告诉我,我挑一个比较有灵感的写(๑•́₃ •̀๑)
那个……开车梗就请不要点了哦,我开的都是老破车😂
占tag,点梗完就删。